监控与旅行

监控与旅行
    作者:橙子
    (1)
    我是一个普通的工程师,曾经和一些科学家和顶尖的研发人员一起工作过。我一直被监控,只是我自己不知道。2003年,我年级大了,我下定决心去追暗恋了14年心爱的女孩。这时,我才发现,我被监控,连卫生间里都被人安装了摄像头。我无法摆脱监控,我不想心爱的女孩像我一样没有隐私,只能放弃追求,把遗憾埋藏在心底。
    我无法追心爱的女孩,无心工作,我想过几天卫生间里没有摄像头的生活,于是,辞掉工作去旅行。我一个人,背着包,来到了丽江,住进了国际青年旅社。在丽江,我可能水土不服,生病了,整天拉肚子。我去药房看了下医生,医生给我开了瓶藿香正气水。那天晚上,我喝完藿香正气水,一个人坐在旅社的院子里发呆,隔壁房间住进了一个女孩。她把行李放好后,也来到院子里,和我聊天。她也是做软件开发的,是SAP公司的实施顾问,我也是软件工程师,我们聊的很投机,我们都认为,做软件,一定要熟悉业务,要成为业务领域专家,必须比客户还要精通业务,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告诉客户,他们的业务该如何优化,他们如何才能提高效率,降低成本,提升业绩。只有这样,我们开发出来的软件才有价值。软件上线不是我们的目标,软件上线后能降低客户40%的库存才是我们的目标。我们聊的很开心,不知不觉就到了12点,我很困了,她却兴致勃勃。我只好婉转的说我困了,要去睡觉了,她才放我离开。
    第二天一早,我想骑车游览一下丽江和丽江附近的一座古镇。我在租自行车的时候,碰到她洗脸刷牙回来,她说要跟我一起去骑车。于是我们一起骑车游玩了一天,骑车逛遍了龙泉古镇和丽江古镇。骑车路上,我们路过一片梨园,她说她想吃梨,怂恿我去偷梨,于是我们俩溜进梨园,我爬上树摘梨,她在树下接着,后来,被人发现了,我俩带着偷来的梨,骑上车,开心的落荒而逃。晚上,我对她说,我后面要去泸沽湖,因为泸沽湖很美,她说她要跟我一起去。
    第三天,我们和人合租了一辆面包车,颠簸了6个小时,到了泸沽湖。泸沽湖真的很美,哪怕我是第二次来了,依旧觉的它很美。我们住进了落水村。下午,简单的吃了吃,就去参观摩梭风俗,就去找西藏的高僧算命。我抽了个中签,高僧说我有才华,但是一辈子都不会有钱。她抽了个下下签,高僧让她把签烧掉,那样,签就不会灵验了。晚上,我们去参加篝火晚会,在泸沽湖,大家围着篝火跳舞,如果有人在跳舞时抠了你手心,你回抠了,那么,晚会结束后,男生就必须跟女生走的,如果你不喜欢抠你手心的人,你就不要回抠就行了。我们约好,我去找漂亮的摩梭姑娘牵手跳舞,她去找英俊的摩梭小伙牵手跳舞。我跳的很开心,因为我的左右是两个很漂亮的摩梭姑娘。她很不开心,因为她去找最帅的摩梭小伙牵手跳舞,结果人家没有牵她的手和她跳舞。
    第四天,我们动身去里格岛,去我上次住的岛上的旅店。到了里格岛,旅店老板扎西远远的就看见了我们,热情的跑过来帮我们拿行李。我们放好行李,吃过中饭,就去爬旁边的女神山。可是女神山上的天气是变换无常的,上山时,还是阳光普照,爬到一半时,山上就下起小雨,我们只好相拥着在树下躲雨。看着女神山上一片是雨,一片是晴。雨怎么也不停,我怕她着凉,于是和她下山了。晚上,我们去参加里格岛的篝火晚会,她受了打击,不肯下场跳舞,我也没有去跳,两个人默默的欣赏摩梭姑娘和游客对歌。
    第五天,一大早,我一个人去爬女神山了,女神山看起来不高,爬起来很费时间,我爬上山顶再下来时,已经下午两点多了,她一直在等我,没有吃中饭。我们草草的吃了点东西,然后两个人找到湖边一个安静的地方并排坐着,静静的看着太阳下山。
    第六天,我们听说杨二车娜姆家在附近,她想去见一下她,因为她看了杨二车娜姆的小说《女儿国》。刚好有人出租马,我们就骑马向杨二车娜姆家出发。快骑到时,租马的人说只能到那了,我们只能步行完成下面的路程。到了杨二车娜姆家开的客栈,又下雨了,我们在客栈门口躲雨,刚好被杨二车娜姆看见了,杨二车娜姆叫她弟弟邀我们上楼喝茶。她开心的和杨二车娜姆聊着天,还合了影,我在一旁默默的看着。在杨二车娜姆家吃了中饭,她不太习惯云南的口味。回去时,我们不想走回去,就租船回去,一般的价格都是100元,她发挥她砍价的能力,砍到了80,两个船夫答应了,于是我们坐船回去。坐到一半,又下起了雨,我们和船夫都成了落汤鸡,到了里格岛,她还是付了两个船夫100元,她觉得两个船夫划的很是辛苦。
    第七天,附近有座寺庙在扩建,一位活佛在那主持工作,我们就和朋友一起去见活佛。到了寺庙,主持为我们打好酥油茶,我和活佛聊起了藏传佛教的目标。我问活佛,藏传佛教的目标是什么?活佛说,目标是普度众生,说简单点,就是帮百姓解决问题。我又问活佛,怎样才能普度众生呢?活佛说僧人要努力学习,掌握更多知识,其实经书就是知识,包括天文,地理,文化,艺术,医学等等,僧人掌握的知识越多,就能帮助百姓越多。活佛坦诚的说普度众生是做不到的,但是超度,是完全可以做到的,穷人,只要他们需要超度,哪怕是只出一针一线,僧人也会帮他超度的。我在和活佛聊天,她不感兴趣我们的话题,自己拿着相机在寺庙到处拍照。下午,我们一起去温泉泡澡。傍晚,回里格岛之前,我们去羊圈里抓羊,因为,里格岛有人定了烤全羊。
    第八天,我们返回了丽江。她买好了回北京的机票。我们又游览一遍丽江古城,狂吃了一遍云南美食,逛了逛丽江的特色饰品店,她买了两串手链,一串刻着东巴文字爱情,一串刻着东巴文字智慧,她拿了代表爱情的那一串,把代表智慧的那一串给了我。
    第九天,她坐飞机返回了北京,我又开始继续旅行。
    几个月后,我旅行结束,回北京找她,为她买了瓶香奈儿5号香水,见面时,她收了香水,却对我说,旅行是旅行,生活是生活。聪明的她可能猜出了我的处境,她提醒我去看一下米兰昆德拉的《生命不可承受之轻》,也许,她觉得书中的男主人公像我一样。从此,我们只是每年互相问候一下。后来,大家的电话都变了,就再也没有联系。
    (2)
    2003年秋天,我回到丽江,一个人晚上孤单的在丽江的酒吧喝着饮料。突然,酒吧门开了,一个像我一样孤单的女孩子进来了,坐在我旁边的餐桌点了份意大利通心粉。我有点心动,于是走过去,坐在她对面,两个人没有说话,只是微笑着对视。这时,一个有点落寞的画师来到我身边,对我说,“能不能为你漂亮的女朋友画张像?”,我只好对女孩说“能不能做我一个小时的女朋友?”,她笑着点了点头。她慢慢的吃着通心粉,画师在一旁一笔一笔的为她画像,一个小时后,画像完成了,我买下来送给了她。她告诉了我她住的客栈和她的联系方式,我也留了我的联系方式。只是,什么都没来的及发生,她就回深圳工作去了,我又踏上了旅行的路程。
    当我旅行到西双版纳时,一天晚上,突然接到她的电话,她说她想去西藏旅行,可是她一个人不敢去,怕有高原反应,问我能不能陪她一起去?刚好我也想去西藏,就约好在成都碰头,一起去西藏。
    我动身赶往成都。到了成都,住了下来,给她打了个电话,她已经住进了成都龙堂国际青年旅舍,我们约好我第二天去她那里。可是当天晚上,我被监控我的人员又逼崩溃了。我成了精神病,我找不到回自己旅馆的路,我也不想回去。我想摆脱监控我的人,我扔掉了手机,身份证,钱包,我担心这些东西会让监控人员找到我。我不吃不喝,在街头流浪了三天。我不知道这样是否能摆脱监控。后来,我终于明白,这样做是无用的,只要我在中国,就无法摆脱监控。我才吃了点东西,买了新的手机,与家人联系,回到我住的旅馆,睡了一觉。然后我才同女孩联系,她已经等了我三天三夜。
    她的假期只有二十天,已经过了几天,不够去西藏了,我们决定在四川玩一下。我们和几个旅行中认识的朋友一起租了三辆越野吉普。游玩四川的四座雪山。我们去爬夹金山,感受着雪山山顶背光处那凌冽的寒风和刺骨的寒冷,感受着向阳处阳光的温暖;我们在海螺沟的小溪旁相拥着散步,微笑的看着放学的小朋友穿着破烂的鞋子翻山越岭的回家;我们去美人谷羌族做客,给美人拍照;我们去高原海子,领略高原湖泊和树林秋天的风景;我们去欣赏碉楼,我们去野外的温泉泡脚,我们在康定城里游玩;我们在成都尽情的吃串串香,我们在藏族农家院和朋友一起跳兔子舞;我们晚上在高原秋天清冷的月光下赶路,寻找下一个住宿的客栈;我在客栈房间,看着她抱着吉他,轻声为我弹唱。
    旅行结束了,我们回到成都,她要先回深圳,我送她上了机场大巴,然后下车去为她买一束玫瑰,当我买回玫瑰时,发现大巴已经离开,我立刻打车去机场。终于在机场追上了她,看着她捧着花慢慢的进入检票口。这一别,从此,各在天涯。
    (3)
    监控我的有多个团队,开始所有监控我的团队都说想帮我,想和我做朋友,当我所有隐私被他们掌握后,他们开始逼我回去工作。
    我不同意,我不愿一辈子过没有隐私的生活。
    然后,监控人员拿我隐私要挟,我不理会,监控人员拿我家人和朋友的隐私要挟,我不理会,监控人员拿我的命要挟,我还不理会,监控人员最后拿我家人的命要挟。
    我家在哪?我邻居有哪些?甚至,我小时候,我家发生过什么事情,监控人员知道的比我还清楚。我知道他们有能力迫害我一家,只好自杀,割断了左手肌腱,神经和大静脉,血流满地。后来,我被一个路过的中年妇女发现,她叫来保安,把我送进医院,才捡回一条命。
    我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监控人员还要三番五次的逼我自杀。